免費服務熱線 :400-0755-667

        直線電話:17817818586 ( 同微號 )

        免費服務熱線:400-0755-667

        分類搜索:

        報告
        資訊

        當前位置:

        首頁
        免費報告

        中國碳纖維行業市場調研報告(簡)

          一、碳纖維行業概述
          1、碳纖維相關概念及分類
          碳纖維是由碳元素組成的一種特種纖維。具有耐高溫、抗摩擦、導電、導熱及耐腐蝕等特性,外形呈纖維狀、柔軟、可加工成各種織物,由于其石墨微晶結構沿纖維軸擇優取向,因此沿纖維軸方向有很高的強度和模量。碳纖維的密度小,因此比強度和比模量高。碳纖維的主要用途是作為增強材料與樹脂、金屬、陶瓷及炭等復合,制造先進復合材料。碳纖維增強環氧樹脂復合材料,其比強度及比模量在現有工程材料中是最高的。
          碳纖維一般不是單獨使用,而是以復合材料的形式被使用。復合材料指的是兩種或兩種以上材料復合而成具有一定的特殊功能和結構的新型材料,材料成分可以通俗化理解為基體材料+增強材料,其中基體材料多為樹脂,陶瓷,金屬,橡膠等材料,增強材料常為玻璃纖維或碳纖維。碳纖維原絲即PAN原絲質量固然重要,但若在中游復材環節,沒有質量與性能突出、產業化規模的樹脂基材,以及沒有用于配套生產復材的核心設備,碳纖維仍然無法得到大規模的應用。碳纖維主要以樹脂基復合材料(CFRP)為主,占全部碳纖維復合材料市場份額的90%以上。相比傳統金屬材料的減材制造,復材行業是較為典型的增材制造,其最大特點是材料與結構件同步成型。碳纖維的復合與應用存在多種路徑,“纖維-(復合)-預浸料-(成型)-制品”與“纖維-(成型)-預制體-(復合)-制品”是目前比較主流的兩種工藝流程,前者作為結構材料多用于飛機結構、體育用品領域,基體材料以樹脂為主;后者作為功能性結構材料多用于剎車副、熱場材料、火箭發動機等領域,基體材料以碳為主。
          按照原料分類,碳纖維可以分為聚丙烯腈(PAN)基碳纖維、瀝青基碳纖維和膠黏基碳纖維。
          圖表:碳纖維分類(按原料)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高瞻智庫
          按力學性能分類,碳纖維可以分為大絲束碳纖維和小絲束碳纖維。前者主要應用于工業,后者主要應用于國防軍工、航空航天、體育等領域。
          圖表:碳纖維分類(按力學性能)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高瞻智庫
          2、碳纖維性能及特點
          碳纖維是由有機纖維(主要是聚丙烯腈纖維)經碳化及石墨化處理而得到的微晶石墨材料纖維。碳纖維的含碳量在90%以上,具有強度高、比模量高(強度為鋼鐵的10倍,質量僅有鋁材的一半)、質量輕、耐腐蝕、耐疲勞、熱膨脹系數小、耐高低溫等優越性能,是軍民用重要基礎材料,應用于航空航天、體育、汽車、建筑及其結構補強等領域。相比傳統金屬材料,樹脂基碳纖維模量高于鈦合金等傳統工業材料,強度通過設計可達到高強鋼水平、明顯高于鈦合金,在性能和輕量化兩方面優勢都非常明顯。然而碳纖維成本也相對較高,雖然目前在航空航天等高精尖領域已部分取代傳統材料,但對力學性能要求相對不高的傳統行業則更看重經濟效益,傳統材料依然為主力軍。
          圖表:碳纖維性能特點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高瞻智庫

          圖表:主要工業材料性能比較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高瞻智庫
          3、產業鏈分析
          完整的碳纖維產業鏈包含從原油到終端應用的完整制造過程。先從石油、煤炭、天然氣等化石燃料中制得丙烯,并經氨氧化后得到丙烯腈;丙烯腈經聚合和紡絲之后得到聚丙烯腈(PAN)原絲;再經過預氧化、低溫和高溫碳化后得到碳纖維。碳纖維可制成碳纖維織物和碳纖維預浸料;碳纖維與樹脂、陶瓷等材料結合,可形成碳纖維復合材料,最后由各種成型工藝得到下游應用需要的最終產品。
          全產業鏈看,制造碳纖維產品的上游原絲端與中游復合材料均是碳纖維產業鏈的核心環節,整個制造的全環節技術壁壘均高。原絲-碳纖維-織物-預浸料-復合材料等步驟,占據全產業鏈成本的超60%,利潤的超90%。與傳統金屬材料不同,碳纖維的產品研制一體化成型要求較高,碳纖維與后續樹脂、上漿劑等材料之間工藝參數必須系統匹配,同時需要滿足下游應用場景對產品性能的要求,因此產業鏈一體化布局的企業會在生產和研發上更具優勢。
          圖表:碳纖維產業鏈圖

          資料來源:高瞻智庫
          二、碳纖維行業發展環境分析
          國家政策作為產業發展的催化劑,近年來,國家持續發布相關政策推動碳纖維健康有序發展。從國家的政策可以看出,國家把碳纖維作為新材料進行推廣和應用,持續引導國內碳纖維發展,計劃形成若干家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碳纖維大型企業集團及若干創新能力強、特色鮮明、產業鏈完善的碳纖維及其復合材料產業集聚區。未來隨政策的支持,我國碳纖維行業相關技術將接近國際水平。
          圖表:碳纖維行業主要政策匯總

          資料來源:國務院、工信部、發改委、高瞻智庫
          在2015年國務院正式發布的《中國制造2025》中,對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和跨越發展作了整體部署,明確了建設制造強國的戰略任務和重點,選擇10大優勢和戰略產業作為突破點,力爭到2025年達到國際領先地位或國際先進水平。其中,對碳纖維行業進行了明確的規劃與發展指引。
          圖表:《中國制造2025》對碳纖維的規劃

          資料來源:國務院、高瞻智庫
          新材料是國際競爭的重點領域之一,也是決定一國高端制造及國防安全的關鍵因素,我國歷來對新材料產業發展高度重視,市場的增長潛力也是十分巨大的。2011年我國新材料產業總產值僅為0.8萬億元,到2020年我國新材料產業總產值已增長至5.5萬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23.89%。預計2021年我國新材料產業規模將突破7萬億元。
          圖表:2011-2021年中國新材料產業規模及增長情況(單位:萬億元,%)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高瞻智庫
          三、碳纖維行業發展分析
          1、發展歷程
          早期碳纖維可以追溯到1879年美國發明家愛迪生分別用棉纖維和竹纖維碳化制成的電燈泡燈絲,但真正實用的碳纖維直到20世紀50年代才登上歷史的舞臺。
          圖表:碳纖維行業發展歷程

          資料來源:新材料在線、高瞻智庫
          2、發展現狀
          為了打破發達國家針對碳纖維原材料制備的技術封鎖,我國在近些年非常重視高性能碳纖維技術的發展,從政策到資金,從人才培育到項目補貼,政府層面的大力支持迅速推動了碳纖維原材料國產化的進程。據統計,2020年國內碳纖維的總產能約為3萬噸,初步擺脫了碳纖維原絲必須依靠進口的被動局面。在產品應用方面,已從原來的體育休閑等民用低端領域不斷向軌道交通、醫療器械、工業制造、航空軍工等多個領域實現了批量化產品全面滲入模式。在產業布局方面,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地區已逐漸成為碳纖維產業的集聚區,一大批規模不等的碳纖維企業和研發機構相繼涌現。
          從全球范圍來看,自2010年以來,全球碳纖維市場已從不到4萬噸增長到2019年的10萬噸以上。在此期間,碳纖維增長平穩且不間斷,每年增長速度達到10%到12%。但是2020年,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來襲,全球碳纖維幾乎在一夜之間發生了變化。2020年,全球對碳纖維的需求總計約為10.69萬噸,僅比2019年增長3%。
          碳纖維市場受到許多領域應用增長的推動,例如航空航天、風能、體育用品、船舶、汽車、壓力容器等。在2020年之前,所有這些細分市場的增長率以及整個行業的增長率都在穩步上升。但是隨著2020年初邊境的關閉,國際航空旅行停止,飛機停飛,飛機制造商大幅削減了生產率,碳纖維行業似乎在瞬間失去了動力。碳纖維在航空航天領域的應用占工業總量的15%以上,占行業價值的35%。商業航空業的放緩嚴重影響了碳纖維行業,要恢復到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水平可能要花費數年的時間。
          3、發展痛點
          我國碳纖維產業雖然取得明顯進步,但與日本、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作為高性能纖維,碳纖維的發展要切實提升關鍵核心技術的創新能力,提高技術成熟度,提升纖維質量一致性、批次穩定性、應用工藝性,進一步擴大在航天航空、風力發電、軌道交通、安全防護、海洋工程、高速交通、環境保護等領域應用。
          此外,產能利用率也需進一步提升。目前我國碳纖維理論產能已超過30000噸,運行產能約26500噸,實際產量約12000噸,產能利用率仍不到50%。在關鍵輔料和裝備設施上,用高品質上漿劑、油劑等配套材料品種較少,碳纖維復合材料用樹脂性能有待進一步提高,尚不能完全自主供給,一些關鍵品種仍依賴進口,制約了碳纖維復合材料的性能提高,也存在產業鏈供給風險。符合國產碳纖維特點和使用要求的標準體系尚未形成,使用規范、應用數據庫等尚未建立,制造與應用環節銜接不緊密,碳纖維及其復合材料設計—評價—驗證能力不足。
          因此,要保證碳纖維產業的持續發展還需持續提升產能利用率,加快淘汰落后產能;拓展碳纖維標準化工作的深度、廣度及專業化水平,培養有經驗的碳纖維復合材料設計人員。在設計方案、材料選用、制備工藝、實際應用等方面,要與下游市場緊密連接,提高我國碳纖維在高端領域的規模應用,在生產和應用等方面取得更多的實質性進展,持續提高我國碳纖維龍頭企業的綜合競爭力。
          四、碳纖維行業現狀分析
          1、需求分析
          長期以來,國內碳纖維及復材都依賴進口,雖然近年來自給率有所提高,但2020年國內碳纖維及其復材的自給率仍不足40%。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日本、美國加強了對碳纖維出口中國的政策管控,導致國內碳纖維境外供應難度進一步加大。據統計,2020年全球碳纖維的需求量為10.69萬噸,比2019年增長3%,增速有所下滑,主要由于疫情影響。民用航空遭遇重挫,不過其他市場強勁補充,最終實現微增,展示了碳纖維產業的增長韌性。當前國內碳纖維市場需求強勁,國產替代空間巨大。隨著技術的逐步成熟,下一個10萬噸的增長時間會急劇縮短,預計2025年國內總需求達14.9萬噸,5年復合增速約為25%,其中進口需求的CAGR約17%,國產需求的CAGR約35%。
          圖表:2015-2020年全球碳纖維需求量及增長(單位:萬噸,%)

          數據來源:賽奧碳纖維、高瞻智庫
          從全球碳纖維的應用端來看,碳纖維材料總量一半以上應用在工業領域,風電葉片領域應用占比28.6%,航空航天領域應用占比15.4%,體育休閑領域占比14.4%,汽車工業領域占比11.7%,四個領域總計占比70.1%。風電占比較高,這主要來自于全球對清潔能源的重視程度上升,而國內2020年風電碳纖維需求中國內碳纖維供應占比僅7%左右,其他均依賴進口,考慮到未來風電發展趨勢,國內風電市場進口替代空間巨大。高端市場對碳纖維及其復合材料有高性能要求,尤其在軍用航空航天領域,對于國內而言體現為較大程度的“剛需”。隨著軍機和國內民用市場需求的放量,國內碳纖維產業有望乘風而起,進入發展快車道。
          圖表:2020年全球碳纖維應用需求分布(單位:%)

          數據來源:賽奧碳纖維、高瞻智庫

          圖表:碳纖維行業下游應用情況

          資料來源:方正證券、高瞻智庫
          碳纖維性能優異,廣泛應用于風電葉片、航空航天、體育用品、汽車工業、混配模成型、壓力容器、建筑補強、電子電器等領域。近年來,我國碳纖維的需求量呈現波動增長的態勢,以體育用品及風電葉片的強勁增長帶動了我國碳纖維的消費量。2015-2019年,我國碳纖維需求量總體上呈現逐漸增長趨勢,2019年,我國碳纖維需求量達到3.78萬噸,較2018年同比增長約22%。2020年初,受疫情影響,我國航空旅行停止,飛機停飛,飛機制造商大幅削減了生產率,碳纖維行業似乎在瞬間失去了動力。但同時,人們開始對體育用品的需求有了大幅增長,也推動了碳纖維行業的發展。在多方面因素共同影響下,我國2020年碳纖維行業需求量約為4.06萬噸,增長超7%。
          圖表:2015-2020年中國碳纖維需求量及增長(單位:萬噸,%)

          數據來源:賽奧碳纖維、高瞻智庫
          近年來,我國碳纖維市場規??傮w呈上漲態勢。目前我國已基本實現T700級碳纖維國有化,但碳纖維整體產品仍處在中下游水平。2019年,我國碳纖維市場規模實現8.22億美元,較2018年同比增長15.61%。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國碳纖維市場規模有所下滑,但增長仍超10%。
          圖表:2015-2020年中國碳纖維市場規模及增長(單位:億美元,%)

          數據來源:賽奧碳纖維、高瞻智庫
          2、供給分析
          從全球范圍來看,2020年,美國、日本和中國碳纖維理論產能占全球碳纖維理論產能的59.8%。其中,美國的碳纖維理論產能最大,為3.73萬噸;排行第二的是中國,其碳纖維理論產能為3.62萬噸;排名第三的是日本,碳纖維理論產能為2.92萬噸。
          圖表:全球碳纖維理論產能區域分布(單位:%)

          數據來源:賽奧碳纖維、高瞻智庫
          2020年全球碳纖維領先企業集中在日本和美國。東麗與卓爾泰克合并后,總產能在業內一枝獨秀,達約5.37萬噸。西格麗集團和三菱麗陽分別位列第二和第三,產能分別為1.48萬噸和1.41萬噸。在全球小絲束碳纖維市場競爭中,日本企業占據了優勢地位。2020年,日本東麗、東邦和三菱三家占據全球小絲束碳纖維市場份額的49%。其中日本東麗產能占全球小絲束總產能的26%,東邦小絲束產能占全球小絲束總產能的13%,三菱占10%排第三。在大絲束碳纖維的領域中,美國赫氏為全球主要的大絲束供應商,占據了58%的全球市場份額,其次是占比31%的德國SGL,和占比9%的日本三菱,其他企業僅占剩余的2%。
          圖表:2020年全球碳纖維主要生產企業產能比較(單位:千噸/年)

          數據來源:公司官網、高瞻智庫
          我國從事碳纖維復合材料制品研制、生產以及設備制造的廠家大多是生產體育休閑用品,部分從事航空航天等高端碳纖維復合材料研制和生產,還有部分從事纖維纏繞和拉擠成型工藝生產碳纖維復合材料。我國碳纖維目前正處于全面擴張時期,碳纖維的應用范圍在不斷擴大之中。根據從企查查中經營范圍中包含“碳纖維”且經營狀態為“存續和在業”的制造業企業數據進行整理分析,可知截止2021年7月14日,經營范圍中包含“碳纖維”的企業共有5380家。其中,2010-2021年中國碳纖維企業注冊數量規模呈現不斷上升趨勢,2020年中國碳纖維企業注冊數量規模為1032家,為2019年注冊企業數量的2.5倍。2021年截止7月14日中國碳纖維企業注冊數量規模為1100家,僅半年時間已超過2020年全年的注冊數量??梢娊鼉赡?,碳纖維行業迎來爆炸式增長。
          圖表:2010-2020年中國碳纖維企業注冊數量規模及增長(單位:家,%)

          數據來源:企查查、高瞻智庫
          相對于碳纖維研發與制造發達國家,碳纖維在我國的發展相對較晚,并且無論是研發成果還是制造工藝,同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2015年以來,隨著國內碳纖維企業的茁壯成長,我國碳纖維理論產能總體呈現增加的態勢。2019年,中國碳纖維理論產能為2.69萬噸,較2018年增長0.37%。根據廣州賽奧2020年碳纖維市場報告的統計數據,2020年我國碳纖維產業運行產能為36150噸。
          圖表:2015-2020年中國碳纖維產能及增長情況(單位:萬噸,%)

          數據來源:賽奧碳纖維、高瞻智庫
          目前我國碳纖維行業“有產能,無產量”現象嚴重,產能利用率較低,但正在逐步增長。雖然我國碳纖維規劃及在建產能較大,但實際產量卻較少。主要由于涌入碳纖維行業的大多數企業在一些關鍵技術上無突破,生產線運行及產品質量極不穩定,導致“有產能,無產量”的現象出現。但隨著碳纖維企業整體技術水平正在不斷提升,產能利用率呈現出不斷增長的趨勢。2019年,中國碳纖維供應量大約是12000噸,產量/產能比為45%,對比2018年的33.6%有提升。2020年,國內實際碳纖維供應量約為1.85萬噸,產量/產能比約為51%。盡管這一比例與歷史相比已經有所提高,但是與國際普遍的65%-85%的水平還有較大差距。
          圖表:2016-2020年中國碳纖維產量及增長情況(單位:萬噸,%)

          數據來源:賽奧碳纖維、高瞻智庫
          此外,著眼于國內碳纖維行業,其總體格局是:產銷兩旺+重磅擴產計劃及資本重組。繼2018年碳纖維市場行情良好后,2019-2020年,市場需求旺盛,絕大部分碳纖維廠面臨供不應求的態勢。目前我國碳纖維企業主要以中復神鷹、江蘇恒神、精工集團以及光威復材等企業為主,行業企業總體技術尚不成熟穩定,產品質量及性價比相對較低。擴產幾乎是每家主要碳纖維企業正在進行或正在策劃的。其中,比較大型的擴產項目如下:
          圖表:2019-2021年中國碳纖維生產企業擴產項目匯總(單位:億元,噸)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高瞻智庫
          五、碳纖維行業競爭分析
          高端碳纖維行業產業鏈格局同軍工產業一樣,在具有較高的技術門檻的同時,準入牌照和下游渠道進一步構筑了行業壁壘。全球碳纖維市占率方面,國際碳纖維市場依然為日、美企業所壟斷。國際巨頭幾乎都擁有從原材料到復合材料全產業鏈生產能力,并且充分利用自身產能降低成本、匹配產品,如赫氏的PAN前驅體100%內部銷售,赫氏、東麗的碳纖維材料完全利用自產。而國內企業產業鏈的各個環節較為分散。
          根據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數據,在小絲束碳纖維市場上,日本企業所占有的市場份額占到全球產能的49%;在大絲束碳纖維市場上,美國企業所擁有市場份額占到全球產能的89%,處于明顯的主導地位。日本是全球最大的碳纖維生產國,世界碳纖維技術主要掌握在日本公司手中,其生產的碳纖維無論質量還是數量上均處于世界領先地位,日本東麗更是世界上高性能碳纖維研究與生產的“領頭羊”。
          20世紀以來,美、日均在政策層面推波助瀾,促進碳纖維產業的發展。如日本在包括“能源基本計劃”、“經濟成長戰略大綱”和“京都議定書”等多項基本政策中都將碳纖維作為重點推進項目。在政策支持下,日本碳纖維行業得以更有效集中各方資源,推動產業共性問題的解決。此外,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在2006年啟動了先進結構纖維項目,美國能源部2014年也為多個碳纖維項目提供了高達1130萬美元的資助。日本國內較早實現了產業聯盟,成員覆蓋了完整的碳纖維產業鏈,如新構造材料技術研究聯盟(ISMA),其共有39個成員,37家為企業,1家為國立研究所,剩余1家為國立大學。通過產、學、研的深度結合,日本在碳纖維中間材料技術、成型技術、連接技術與回收技術領域均實現了重大突破,成為世界碳纖維強國。
          從我國碳纖維行業發展前期來看,雖有眾多企業但大多未掌握核心技術,疊加碳纖維生產制造投入大、建設周期久等特點,部分企業難以存活,行業開始經歷“洗牌”,企業數量縮減至10余家。2010年至今,國內一批碳纖維行業優質企業迎來春天。光威集團與中簡科技成功上市,中復神鷹扭虧為盈,吉林化纖成為國內原絲龍頭,行業實現了T700級碳纖維批量化生產和T800級碳纖維、M40J石墨纖維的工程化制備,突破T1000級碳纖維、M50J、M55J、M60J石墨纖維實驗室制備技術,具備開展下一代纖維研發的基礎。國內光威復材等企業,產業鏈比較完整,但原材料等部分仍需外購,且主要銷售產品是預浸料等中游產品。類似的,中航復材碳纖維主要從光威、中簡等購買,自身主要進行復材生產。碳纖維原絲占成本的51%,中下游利潤并不高。此外國內企業大客戶多為軍工或民航企業,定制化需求及行業標準高,對產業進行整合促使上下游合作,才能提高產品適配性。
          據《合成纖維工業》2019年第42卷,碳纖維設備生產技術幾乎被國外壟斷,且嚴格限制對華出口,如碳化爐、石墨化爐等關鍵設備研發滯后。碳纖維整體具有顯著的規模效應,產量的增加利于提高碳纖維制造商的盈利能力,綁定大客戶利于借助其市場需求較為穩定的增長充分發揮規模優勢。我國政府從70年代即開始大力支持國產碳纖維的發展,由張愛萍將軍組織召開的“7511”會議奠定了國家扶持國產碳纖維發展的基礎,而“863”計劃更是在政策層面為碳纖維國產化替代指明了前進方向。國家強力支持國產碳纖維的技術攻關、工程產業化和應用牽引,使國產碳纖維的發展取得長足進步。
          未來隨著碳纖維技術的逐步成熟以及規?;a對成本的稀釋,國內碳纖維產業必然會在降低成本與提高性能方面同步發力,產能利用率有望逐步走高,生產企業的盈利能力也將大幅躍升。有望依次實現低端領域低成本、高端領域低成本與低端領域高性能低成本的跨越式發展。碳纖維作為新材料的“無冕之王”,今后將進一步受到國家政策的長期扶持,行業環境有望不斷改善,為技術突破、產品性能升級的注入源源不斷的強大動力。
          六、碳纖維行業最新動態
          圖表:2020年碳纖維領域最新科研進展新聞TOP10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高瞻智庫
          七、碳纖維行業前景分析
          現今,碳纖維行業總體技術尚不成熟穩定,產品質量及性價比相對較低。不過,隨著我國高端碳纖維技術的不斷突破以及生產向規?;头€定化發展,企業布局逐漸向高附加值的下游應用領域延伸,我國碳纖維行業將逐步實現進口替代,企業盈利能力有望逐步恢復,市場走向良性健康發展道路。
          圖表:碳纖維行業發展趨勢
         
          資料來源:高瞻智庫
          八、碳纖維行業發展建議
          1、重視宏觀調控,保障行業有序發展
          為了打破發達國家針對碳纖維原材料制備的技術封鎖,我國在近些年非常重視高性能碳纖維技術的發展,從政策到資金,從人才培育到項目補貼,政府層面的大力支持迅速推動了碳纖維原材料國產化的進程。據統計,2020年國內碳纖維的總產能約為3萬噸,初步擺脫了碳纖維原絲必須依靠進口的被動局面。在產品應用方面,已從原來的體育休閑等民用低端領域不斷向軌道交通、醫療器械、工業制造、航空軍工等多個領域實現了批量化產品全面滲入模式。在產業布局方面,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地區已逐漸成為碳纖維產業的集聚區,一大批規模不等的碳纖維企業和研發機構相繼涌現。
          市場需求加上政策刺激導致產業聚集化的同時,也會加劇行業內的無序競爭。因此,政府層面需要及時對碳纖維產業進行深入調研,出臺相關的調控措施,減少惡性競爭帶來的消極后果,引導行業有序地、健康地發展。
          2、培育龍頭企業,提升市場抗風險能力
          社會資本進入碳纖維產業的“門檻”不能過低,技術實力不夠或者資金鏈不能承受長期負荷的企業是不適應于碳纖維產業發展要求的。地方政府在鼓勵和支持碳纖維產業發展的同時,也要從客觀角度嚴把入門關,限制“過小、過弱”企業擅自入場,必要時還需制定相關政策,嚴禁沒有可靠技術來源的項目倉促上馬。
          具體來說,一方面要強化底線思維,堅持合規理念,堅定不移做強做優做大骨干型企業,著力培育“龍頭”型企業;另一方面要積極擴大內需,暢通國內碳纖維上下游的大循環,扶持下游復合材料企業發展,提高需求拉動能力,促進全產業鏈均衡發展。在此基礎上,指導和督促碳纖維企業提升自我防范和化解重大風險的能力,推動碳纖維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3、依靠自主創新,提供產業發展新動能
          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作為高性能先進復合材料的代表,碳纖維材料被現代科技領域譽為“新材料之王”,其發展的核心必須依托技術創新力量。
          一味地模仿與復制不會實現超越,碳纖維產業的發展必須突出科技創新,在普通消費級的熱固性碳纖維復合材料取得了初步勝利后,連續碳纖維增強高端工程塑料基復合材料的制備與應用被推上日程。不斷拓展碳纖維復合材料優勢性能的新邊界,不斷創新碳纖維復合材料應用的新形式,這不僅是碳纖維行業發展的要求,更是產業發展永不枯竭的動力之源。
        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