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服務熱線:400-0755-667 直線電話:17817818586

        中國心血管病流行趨勢展望

        來源:高瞻智庫  瀏覽數:  發表日期:
          1、心血管病患病情況
          中國心血管病患病率處于持續上升階段。推算心血管病現患人數2.9億,其中腦卒中1300萬,冠心病1100萬,肺心病500萬,心衰450萬,風心病250萬,先心病200萬。
          2012-2015年CHS調查結果顯示:中國≥18歲居民高血壓患病率(加權率)為23.2%,根據2010年第六次中國人口普查數據,測算中國高血壓患病人數為2.45億。
          2、心血管病死亡情況
         ?。?)心血管病死亡率
          2016年CVD死亡率仍居首位,高于腫瘤及其他疾病。農村CVD死亡率從2009年起超過并持續高于城市水平。
          2016年農村CVD死亡率為309.33/10萬,其中心臟病死亡率為151.18/10萬,腦血管病死亡率為158.15/10萬;城市CVD死亡率為265.11/10萬,其中心臟病死亡率為138.70/10萬,腦血管病死亡率為126.41/10萬。
        圖表:1990-2016年中國農村居民主要疾病死亡率變化

        圖表:1990-2016年中國城市居民主要疾病死亡率變化

        圖表:1990-2016年中國城鄉居民心血管病死亡率變化
         ?。?)心血管病占死因構成比
          城鄉居民疾病死亡構成比中,CVD占首位。2016年農村、城市CVD分別占死因的45.50%和43.16%。每5例死亡中就有2例死于CVD。
        2016年中國農村居民主要疾病死因構成比(%)

        圖表:2016年中國城市居民主要疾病死因構成比(%)
         ?。?)中國心血管疾病負擔的變化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采用2013GBD的研究方法,對所有可及的中國分省份人口學和流行病學數據分析后顯示:1990年中國年齡標化的CVD死亡率為389.93/10萬人,2013年為307.18/10萬人,降幅21%。其中,風濕性心臟病死亡下降71.2%,腦血管病死亡下降20.9%,高血壓性心臟病死亡下降41.3%;IHD死亡增加2.6%,外周血管病死亡增加91.9%。腦血管病是中國男性和女性的首位死因,其中,缺血性卒中上升了28.8%,出血性卒中下降了37.7%。IHD死亡率在男性中上升,在女性中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中國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影響,盡管年齡標化的CVD死亡率下降,但CVD死亡的絕對數字仍在快速上升,2013年較1990年增加了46%。其中,IHD死亡人數增加了90.9%,腦血管病死亡人數增加了47.7%。
          腦血管病死亡率與人均收入成反比,最貧窮的省份死亡率最高(云南除外)。IHD年齡標化死亡率男女均為浙江最低,黑龍江最高。雖然死因順位與全因死亡率沒有直接關系,但是IHD北方到南方的地域等級差異相對清晰,北方死亡率明顯高于南方。
          2010GBD顯示:2010年中國人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腦卒中(170萬人死亡),其次為IHD(948700人死亡)和COPD(934000人死亡)。健康壽命損失年占DALY的比例由1990年的28.1%上升至2010年的39.4%。影響中國DALY的主要病因為CVD(腦卒中和IHD)、腫瘤(肺癌和肝癌)、腰痛和精神抑郁,前三位危險因素分別為膳食、高血壓和吸煙,環境大氣污染和室內空氣污染分別排在第四位和第五位。
        圖表:2010年影響中國傷殘調整壽命年的危險因素
          3、中國人群心血管病變化趨勢及個體風險的預測
         ?。?)中國人群心血管病變化趨勢的預測
          老齡化和心血管危險因素變化對心血管病發病影響的趨勢預測
          2000年,中國人口為12.7億,≥65歲的老年人占7%;預計到2030年,中國人口將達到14.6億,≥65歲的老年人占14%。即使心血管危險因素水平保持不變,2010-2030年,僅人口增長和老齡化就會使心血管病事件(心絞痛、心肌梗死、心臟性猝死和腦卒中)的發生數預計上升50%以上。
          2010-2030年,根據目前血壓(收縮壓年上升0.17-0.21mmHg)、總膽固醇(上升至5.4mmol/L)、糖尿?。ɑ疾÷噬仙?5%)和吸煙(下降)的因素,如果其他危險因素水平保持不變,心血管病事件發生數還將增加23%:即心血管事件增加2130萬,心血管病死亡人數增加770萬。
          中國人群心血管病事件的發生主要歸因于吸煙、血壓和總膽固醇水平升高,其中,約12%的女性心血管病事件的發生歸因于被動吸煙。
        圖表:2010-2030年男性心血管病預測發病事件數變化

        圖表:2010-2030年女性心血管病預測發病事件數變化
          如果將中國男性吸煙率在2020年降低至20%,在2030年降低至10%,或者使男性和女性的收縮壓降低3.8mmHg,可以抵消其他危險因素增加導致的心血管事件,并在20年內預計可預防290萬-570萬總死亡。
          控制心血管危險因素對過早死亡的影響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使用2013GBD相關數據,根據比較風險理論,以世界衛生組織(WHO)全球慢性病監測框架中推薦的危險因素控制目標為依據,模擬預測了中國六類慢性病危險因素(吸煙、肥胖、高血脂、高血壓、身體活動不足及高血糖)在不同控制水平下對過早死亡概率趨勢的影響。
          如果一直維持當前對吸煙、肥胖、活動少等的控制力度,到2030年,過早死亡概率僅會降低13.1%;而若采取更嚴格控制,那么早死概率會降低33%,可以實現聯合國既定2030年目標。2013-2030年,如果上述6種危險因素的控制力度沒有加強,那么早死人數會從311萬增加到352萬。其中,因心血管病過早死亡者最多,增加了28萬,其次是癌癥和糖尿病。在各種慢性病中,男性早死概率更高。進一步研究發現,降低早死概率1/3的目標主要是由于CVD和COPD降低所致,而非腫瘤和糖尿病。其中,控制高血壓、戒煙和控制肥胖效果尤為顯著??刂聘哐獕?,可減少39萬男性和17萬女性死于心血管??;戒煙將減少32.6萬人死亡,特別是可減少22.2萬癌癥死亡;控制肥胖可減少5.5萬心血管死亡和2.7萬癌癥死亡??刂聘哐呛透哐謩e可減少5.7萬和5.3萬的過早死亡。
          控制血脂和血壓對心血管病發病趨勢的影響
          研究應用2009年CHNS數據,納入中國15個省市近30000居民數據,并根據文獻中估計的AMI和腦卒中(出血性和缺血性)的發病率和死亡率風險,使用聯合國人口司的預測對人口趨勢進行了建模;使用WHO地區特異性雙變量風險模型對干預效果進行建模。在未來15年內,心血管病危險因素的流行和人口老齡化將額外增加750萬例心肌梗死、1180萬例腦卒中和390萬例心血管病死亡。不同年齡段和性別的居民在2016-2030年發生心肌梗死、腦卒中和心血管病死亡的估測數量見表。
        圖表:2016-2030年不同性別和年齡AMI、腦卒中和CVD死亡數量估測
          如果對血脂異常和高血壓進行有效管理,在2016-2030年期間可以減少1000萬-2000萬例AMI、800萬-3000萬例腦卒中和300萬-1000萬例心血管病死亡,節省醫療費用9320億美元。
          對于至少伴有一種危險因素的居民,聯合使用降壓藥和他汀類藥物,在15年內需要治療43億人年,凈獲益7870億美元,獲益58%;僅治療55歲以上者,需要治療28億人年,凈獲益9320億美元,獲益75%;僅治療65歲以上者,需要治療14億人年,凈獲益7470億美元,獲益89%。將65歲以上老年人的血脂和血壓控制好,成本效益更顯著。
        圖表:中國人群控制血脂異常和血壓的凈社會效益
         ?。?)中國心血管病個體風險的預測
          心血管病是多個危險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個體發生心血管病的危險不僅取決于某一個危險因素的嚴重程度,還取決于同時存在的其他危險因素的數目和水平。心血管病的總體危險并不是危險因素獨立作用的簡單疊加,多個危險因素的復雜交互作用??墒剐难懿〉奈kU成倍增加。因此,心血管病防治實踐中應注重綜合控制心血管病的總體危險。
               中國心血管病十年發病風險預測
          目前針對中國人群開發的10年心血管病總體危險評估工具見表。
        圖表:中國心血管病十年發病風險預測模型
          冠心病、腦卒中綜合危險度評估及干預方案的研究
          依據中美心肺血管疾病流行病學合作研究隊列,基線年齡、性別、血壓、血清TC、BMI、吸煙和糖尿病與冠心病、缺血性腦卒中和ICVD事件發病有互相獨立的顯著關聯,且聯系的方向和規律一致。根據簡易預測模型中各危險因素處于不同水平時所對應的回歸系數,制定了一套不同危險因素水平給予不同危險分值的評分系統。所有危險因素評分之總和對應于ICVD事件的10年發病絕對危險。
          中國多省市隊列研究
          研究采用ICVD事件作為預測指標,以年齡、血壓、TC、HDL-C、吸煙和血糖6個危險因素為主要參數建立ICVD發病危險的預測模型。因為男女兩性ICVD發病率有較大差別,對男女兩性分別建立預測模型。利用上述預測模型,可以計算不同危險水平個體10年ICVD發病絕對危險。
          中國ASCVD發病風險預測研究(China-PAR)
          為進行10年ASCVD發病風險預測模型的開發和驗證,China-PAR研究整合了“亞洲心血管病國際合作研究”(InterAsia)、“中國心血管病流行病學多中心合作研究”(ChinaMUCA)等最新的中國人群前瞻性隊列隨訪數據,總樣本超過12萬人。
          研究不僅綜合考慮了既往預測模型中涉及到的危險因素(年齡、收縮壓、是否服用降壓藥物、TC、HDL-C、吸煙和糖尿?。?,還結合中國實際情況和疾病譜的特點,納入腰圍、南北方、城鄉和ASCVD家族史,此外,還對年齡與各危險因素的交互作用進行了分析。China-PAR模型對10年和5年ASCVD發病風險均有良好的預測能力。
        圖表:在ChinaMUCA(1992-1994)隊列中驗證的10年ASCVD發病風險(A);
        在CIMIC社區隊列中驗證的5年ASCVD發病風險(B)
          終生風險預測模型
          僅利用短期CVD風險評估在一般人群中進行“高危”預防策略,不利于CVD的早期預防。年齡是預測CVD發病風險最重要的危險因素,對于中青年人群,當合并多種CVD危險因素時,雖然10年CVD風險處于中低危,但是長期(終生)發病風險為高危。僅預測10年發病風險,很容易忽略對CVD的重視和生活方式的改進。對10年CVD發病風險為中危的中青年人群,建議進行終生風險評估,以利于早期識別ASCVD余生危險為高危的個體,并進行積極干預。終生風險是指被觀察個體在其死亡之前發生目標事件的絕對累積風險。
          China-PAR研究
          研究整合了InterAsia、ChinaMUCA等四項前瞻性隊列隨訪數據,總樣本量超過12萬人,分男性、女性構建了ASCVD的終生發病風險預測模型。通過輸入個人的年齡、收縮壓、TC、LDL-C、糖尿病等指標數據,綜合評估個體ASCVD的終生發病風險。
          研究發現,10年風險高危(≥10%)和終生風險高危(≥32.8%)人群的心血管疾病發病年齡將明顯提前。例如,與10年風險和終生風險均為低危的35歲男性相比,僅10年風險高危、僅終生風險高危以及10年風險和終生風險均高危的35歲男性,發生心血管疾病的時間分別提前3.0年、4.6年和8.6年。因此,終生風險評估在10年風險為中低危的人群中尤為重要。
          中國多省市心血管病危險因素隊列研究終生風險模型
          研究人群來源于“中國多省市心血管病危險因素隊列研究”,入選21935例基線年齡為35-84歲無CVD病史者。每2年對研究人群進行一次隨訪,隨訪至20l0年底。將急性冠心病事件和腦卒中事件作為聯合終點事件,基于傳統危險因素評估個體到80歲時發生心血管病事件的風險。
          研究發現,35歲的男性CVD的終生風險(80歲前)為24.4%。45歲、55歲男性80歲前分別有23.8%和21.9%的概率發生心血管事件。
          血壓是區分35-55歲國人CVD終生風險的首要危險因素,以35歲男性為例,如果血壓一直保持在理想水平,終生CVD風險僅為11.5%。BMI、LDL-C和糖尿病能很好的區分國人CVD終生風險。其中LDL-C水平及糖尿病對于女性CVD終生風險的影響更為明顯,但TC和非LDL-C對女性CVD終生風險區分作用較弱。吸煙與否能夠有效地區分男性CVD終生風險。
        圖表:35歲以上的男性和女性根據危險因素情況計算得到的累積CVD風險
        博发